我的德国室友们——连载

  1. 2 年前

    来德国两年有余,一直想写写自己在他乡的所感。论坛没有《他乡故事》这个版块,干脆先写到这里了。

    想起自己在国内上大学的时候,曾因为嫌宿舍吵住了一个星期就吵着要回家住。甚至有人听我要出国,很是怀疑:会不会待不了几天又跑回来了?如今,却能坚持到一年只回一次家而且丝毫没有想家的感觉。在外漂泊的经历,再次证明了一个真理:人,没有适应不了的生活。适应不了,只是因为不想去适应。

    1. 伊朗室友Roxana

    妈妈级的人物,比我大了整整15岁。和老公离异后,只身一人来到德国读博。她和一个来自南美洲的室友两人住在我的对屋。

    第一次跟她接触,是她跟她的德国男友分手后搬回来的时候。原来,她来德国之后交了一个当地的男朋友,确定了关系就一直住在她男朋友家,偶尔才回一趟宿舍。她哭着告诉我她在男朋友那儿遭遇的种种。她的男朋友竟然打她,这日子没法再过下去了,他们只能分手。我很是同情她的境遇。我抱着她,一直在说安慰的话,希望她能尽快走出这段悲伤。那以后,我们的关系越来越近了。

    从那以后,她开始经常邀请我到她的房间里。我们在一起谈天,渐渐地相互熟悉了起来。在我眼里,伊朗是一个传统而又保守的国度,她也和众多伊朗女孩一样,在家人的安排下,十几岁结婚,二十一二岁有了孩子,早早得嫁人当妈。但她这个人却很开放:她选择了和丈夫离婚(在伊朗这样保守的国度,离婚是很耻辱、见不得人的一件事情),只身一人来到德国读博;她从来不像在德国的中东人那样穿长袍、带头巾,从她的衣着几乎看不出丝毫穆斯林的风格;她经常邀请我一块儿喝酒(穆斯林是严格禁止饮酒的,在伊朗,酒精类饮料甚至不能入境),而且也不忌讳周围有人吃香肠;她和她的男朋友确立了关系就搬了过去…她说,既然来了德国,就要接受culture shock,让自己变得international,融入到这个新的国度中去。

    她像我一样很喜欢流行音乐。每天,都能从她的屋子里传出公放音乐的声音。她所听的音乐不仅有伊朗当地的流行歌曲,更多的是艾薇儿、Ke$ha这样的世界级歌手的歌曲。看得出来,她深深喜爱着美国流行音乐文化。有次,她还把我叫到她屋,让我和她一起跳舞。我有些腼腆,放不开动作,她却丝毫没有放不开,还一个劲儿得对我说“Don't be shy”。

    她有些小小的八卦,经常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找到德国男朋友了没”。记得有一次,她给我翻译一首她经常听的伊朗歌曲,歌词有一句是“Come on baby and kiss me”,她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问我有没有找到我的这个人,我以哈哈大笑作了回复…

    2. 危地马拉室友Anna

    记得12年10月第一天搬进宿舍的时候,第一个跟我say hello的就是她。Anna跟上面说的那位伊朗室友同岁,也比我大整整15岁。她比我早两年来到德国,在我来德国的时候她刚刚毕业不久,在德国的一家公司工作。别看她只学了两年,德语已经相当流利了,让我这个学了3年半德语还说不利索话的人自愧不如啊。也可能是对于讲西班牙语的人来说,德语比较容易入门吧。

    自从来了德国,因为一直没有申请到新宿舍,外加嫌搬家麻烦,一直没有挪过窝,几年如一日地守在村里的4人小WG里。突然觉得,那个两年前自己刚来的认为地理位置很“村”的小WG其实住起来也是蛮不错的嘛,虽说有的时候确实不方便了点。如今,当年刚来宿舍时的那3个室友已经陆陆续续都搬出去了,我,成了WG中宿龄最长的“元老”。、

    我们在一起,大多数时候都很开心快乐,但我们也有过闹误会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她很严肃地把我叫过来,当时,看她的语气,我就知道肯定又没好事儿。她把我叫到厨房,指着上面的锅和筷子,问我为什么不刷锅洗筷子。我很清楚得记得,筷子我洗过,锅虽然是我的,但是这锅根本不是我用的(因为只要是放到WG里的厨具,所有人都可以随便用)。我跟她解释“筷子我已经洗过了,只是因为没干所以没放到橱柜里去。锅我昨天晚上根本没用过,是别人用的”。她却根本不吃我那套,坚决让我亲自把锅和筷子刷了,说什么只有你们中国人才会用这些东西做饭,并狠狠地甩了一句“我不是你妈”,扭头走人了。我本不想洗这些的,因为一旦洗了,就等于承认我之前撒谎了。可是宿舍只有我俩,根本没有第三人站出来,她又那么强势,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是一口咬定是我做的。最后,我认怂了,洗了锅和筷子。事后我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出了力,最后还落了个抵赖不认帐的罪名。我心里特别委屈,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哭了起来。我来德国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哭。我恨自己,恨自己怂包,恨自己不坚持,恨自己出力不讨好,恨自己口才不好,恨自己德语不好,恨自己为什么年初就这么倒霉…

    当天晚上,我俩没再说过话。我本以为这事儿不会这么快就结束的。没想到,很快,她开始跟我主动问好,一场误会终于消除了。我心里暗自窃喜,她这么快就跟我和好了。感情外国人就是对事不对人,真好,看来自己之前纯粹是想多了。不过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也更加谨慎了。每次刷完碗筷都要及时擦干净放到橱柜里,晚上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有没有被人用过然后没洗的,免得留下把柄。

    虽然她有点小小的洁癖:锅勺碗筷洗完了一定要擦干净放到橱柜里,而不是晾在外面;中午做好了晚上吃的火锅,吃晚饭之前锅也不能放在厨房,怕生蚊子;每次用完洗手池一定要把手龙头把手擦干净…但是,这些小规矩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督促的作用。

    3. 德国室友Sarah

    高高瘦瘦的身材,干脆利索的齐耳短发,这便是我的德国室友Sarah,一个典型的90后德国女生。由于家住的比较近,Sarah经常回家,节假日的时候也经常带自己的一大帮亲友来宿舍吃饭。她有一个非常帅气的男朋友,比她大一岁,他俩每次见面和告别在大屋门口都有一个固定动作:亲嘴。

    Sarah是典型的男孩子性格。一到夏天,Sarah、Sarah男友和一大帮其他男生经常在外面喝啤酒聊天乘凉熬夜。其间,不时传来Sarah女汉子般豪爽的笑声。

    经常有人抱怨德国人不好相处,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现实中我也都曾见过有同胞因为受不了宿舍德国女生仗着在自己的地盘上,给外国人定规矩、提出各种苛刻要求而不得不搬宿舍的例子了。还好,感谢上帝,我没有遇到过传说中的德国“刺儿头”。Sarah是个很nett(友好)的人,她丝毫没有德国人的那种架子,还能虚心地接受别人的批评。记得有一次,外面下大雪,Sarah和她的男友进门把鞋子一脱就去屋里high了,没有清理脚印,鞋子上的雪很快融化,变成脏水,把一进门的过道弄脏了。一向比较洁癖的伊朗室友见状,这还了得?果然,伊朗室友很生气地给Sarah的门上贴了白纸黑字的意见条,还说了很多有些过分的话(比如scheisse Schuhen)。我看到那个条,不由得有点佩服伊朗大姐的勇气,心想这要是换作中国人,肯定忍了,即使提意见,也会用非常礼貌的语言。虽然伊朗大姐的话有点儿过,但是Sarah没有因为这件事和伊朗大姐闹得不愉快,更没有影响到两人之后的关系。不得不承认Sarah是个典型的大大咧咧的女孩,其实女孩性格像男孩也挺好的,至少没有小女生这么多鸡毛蒜皮的事儿。

    好了,说到这儿了,有空就更。。。

  2. 感觉好丰富的经历

  3. 写得好,不知道男生如何

  4. wow,让我想起了我的波兰室友,文化差异不是一点点!!

  5. @luckyxmx wow,让我想起了我的波兰室友,文化差异不是一点点!!

    哈哈Lea你的留言我笑了!

 

注册 来回应!